主页 > 好兄弟六合网 >
讨论实录:神外手术机器人的安全底线和人工智能突破 路在何方 术
发布日期:2019-07-08 10:48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讨论实录:神外手术机器人的安全底线和人工智能突破 路在何方 术精于准第2期

  神外前沿讯,近日,第四届CAAE癫痫外科学术年会在京召开(详见 图文纪要 第四届CAAE癫痫外科学术年会在京召开)。

  在本次会议期间,由华科精准主办了一场《癫痫外科与手术机器人》的神经外科沙龙,国内多位癫痫外科领域及相关科室专家出席,共同讨论了手术机器人在神外领域应用的前景和机遇。

  张国君访谈链接)、北京天坛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张凯教授(访谈链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小儿外科蔡立新教授(访谈链接)、南方医科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外科张新伟教授、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功能神经外科/癫痫病科李文玲陈富勇教授在沙龙上发言。本次沙龙由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神经外科周文静主任(访谈链接)主持、华科精准首席技术官刘文博博士对部分技术问题进行了解答。

  中国抗癫痫协会创会会长李世绰教授、北京天坛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张建国访谈链接林志国杨卫东教授、安徽省立医院傅先明教授、解放军总医院凌至培教授(访谈链接)、西京医院邓艳春教授、北京协和医院窦万臣郭强教授等国内外专家参与了互动环节的讨论。

  张凯: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难回答。现在我们科里进口机器人和国产机器人都有。我觉得评价机器人究竟好坏在哪,一是操作的便利性和安全性,二是看机器人的精度怎么样。

  至少从目前来讲,国产机器人实际上精度能够达到毫米级,能够真正意义参加DBS和SEEG手术的操作。每一个机器人的原理和拥有的专利技术等是不一样的,但不管什么原理,都需要达到好的精度、操作的便利性,尤其是安全性保障。

  张建国:手术机器人应用一是精准定位,一是比较好用、比较方便。现在手术机器人应该是辅助的。我想问问,未来手术机器人在智能化方面有什么突破?

  刘文博:手术机器人的智能化有几个层面,第一是软件系统,刚才几位主任都提了特别好的意见,现在的手术机器人其实离理想中的智能化和自动化还太远,我们正朝这个方向努力,这会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第二,除软件之外,其次最重要的是给手术机器人多个感知,有可能是视觉的,相当于给装上“眼睛”;可能是触觉的,比如增加一些传感器;甚至是听觉,比如语音的控制等,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我们一直和各位专家不断的去迭代更新和改进,把手术机器人不断发展的更好,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产品战略。

  蔡立新:国产和进口手术机器人之间的区别,其实从硬件指标上看,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就像张凯主任说的各有千秋。但我觉得国产手术机器人的技术团队对我们支持非常大。我们需要有什么改进,他们都能够及时反馈;另外他们提供的软件对我们术前评估的手术规划特别有意义。

  张国君:其实大家谈的两方面,一是硬件建设,随着我们制造越来越精细,肯定会有所突破。现在电极也在不断改进,包括其稳定性。我建议一个一个的专利或者研究来突破。

  第二是软件系统的功能,其实在临床中,临床路径也是软件。临床的每一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全交给机器后,也应该像我们手术一样形成标准。这种标准我们也可以做成固定的程序。

  在探索过程中,大医院要把研究作为主要的方向,最终这一套流程可能是上千个专利,通过专利保护研究成果,这样才能够创新和领先,才能实现突破。

  李世绰:第一,希望国产手术机器人能精益求精,不断改进,按照咱们专家的要求与临床密切结合;第二,人工智能机器人在我们癫痫外科领域越来越热门,也是大家越感兴趣的话题,希望通道你们在这方面继续探索不断钻研,走医学、工程学和其它领域专家共同合作,最终目的为病人造福的道路。

  周文静:我觉得国产手术机器很方便,除大医院外,可以让更多医院应用。现在美国应该是上千台手术机器人了,我们现在才十几台,全国实际上很多医院都有应用需求。另外,机器人的手术安全很重要,经不起出事,要特别注意安全。

  李文玲:我觉得现在急迫需要的是,把使用过手术机器人的手术病例汇总,工程师计算统计出数据,如多少根电极的精准靶点等,然后发表系列文章,这样有利于在基层的应用和推广。

  郭强:我注意到刚才讨论时,大家都提到注册的误差,我们最终要看计划靶点和实际靶点之间的误差,希望能够做成多中心的研究,这是对机器人行业有帮助的。

  凌至培:我们用手术机器人也是比较早的,现在发现有几个问题,第一是怎样做手术,一方面是要设计合理手术,另一方面无论进口和国产手术机器人,在硬件上大概都没有问题。但我们现在注意到,出血只是其中一方面。如果放完全垂直的电极,说明经验不是问题;如果电极放斜的就要注意了,这是给新的单位开展手术机器人提醒。

  窦万臣:现在也在用国产的神外机器人。我们医院现在是按照神经导航系统在做试用,将其称为机器人还为时尚早,实际上就是一个机械臂,或者叫导航系统可能更合适。

  我的建议,一是现在机械臂距离患者头部50公分,神经外科医生要围绕着患者头部站在这个位置,对手术操作是有一定影响的,如果这机器臂更长一点,可能会腾出更大的空间;二是机座能否移动?

  张国君:我们期盼能形成一个联合的多中心课题研究,把现有的数据组合起来,为下一步每一环节的发展,能够形成比较稳定的长效的机制,同时也可以报一些研究课题。

  张凯:国产手术机器人最大的优势是贴近临床他会根据我们临床提出的要求不断做出技术改进,我相信在这次活动之后,也会根据今天专家提出的意见把机器做得更强。

  李文玲:在癫痫外科领域,国产机器人工程师团队和我们的医生团队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基础。未来我特别期待这个非常好的合作团队,能够把癫痫外科、功能神经外科甚至神经外科的机器人,合作能做得更好。

  陈富勇:一是希望机器人朝着更智能化的方向发展;第二希望这个机器人能拓展一些适应症,如疼痛的射频治疗时能够更快更准。

  刘文博:感谢各位专家对我们机器人这么大的期望,我最后两点表态,第一点,贴合临床需求应用先进而稳定的技术进行产品迭代,是华科精准的立足点,第二点,华科精准是从癫痫外科走出来的,SEEG、DBS的要求是我们产品设计的基础,也是进一步智能化发展最有可能的突破点。

  讨论实录: 除了取代头架 癫痫外科还需要什么样的手术机器人 术精于准第1期

  术精于准周刊由华科精准与神外前沿新媒体联合制作,旨在以病例报道形式,推动中国神经外科手术的精准化。欢迎业界专家供稿与支持;转载需注明出处并保障文章的完整性,联系邮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